胜景山河 万福生科造假案被罚人之一曾年生重出江湖 同兴环保IPO能走多远?

发布时间:2020-02-14 09:19:01   来源:网络 关键词:胜景山河
万福生科造假案被罚人之一曾年生重出江湖 同兴环保IPO能走多远?

原文标题:万福生科造假案被罚人之一曾年生重出江湖 同兴环保IPO能走多远?
原文发布时间:2019-10-27 23:11:34
原文作者:投行财事。
如果您喜欢本文,请关注原文作者,获取更多文章
如果您是原文作者,不同意我们转载此文,请联系我们删除。

今年以来,随着IPO审核速度的加快,申报企业数量也明显增加,特别是在今年的第二季度申报数量猛增,4月、5月、6月分别新增62家、83家、187家,而同兴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同兴环保)也是在这一期间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招股书显示,公司本次拟在深交所中小板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2167万股,欲募集资金8.18亿元,保荐机构为首创证券。

投行君在翻阅招股书之后,有一个名字比较辣眼——曾年生,资料显示,曾年生曾任平安证券总经理助理、华林证券副总裁,在平安证券期间,其作为原平安证券薛荣年的得力助手,创造了诸多奇迹,在高歌猛进的同时,其粗暴的管理风格及项目把控能力也为后日后埋下伏笔,比如被历史铭记的万福生科造假案、胜景山河财务造假案等均系平安证券保荐的项目,2013年5月,证监会宣布对平安证券万福生科项目保荐代表人吴文浩和何涛、时任平安证券总经理薛荣年、总经理助理曾年生、投资银行事业部上海业务负责人崔岭以及平安证券万福生科项目组成员汤德智等7人分别处以30万元和10万元的罚款,撤销证券从业资格。至此,曾年生一度消失在投行圈。

随着同兴环保的招股书披露,曾年生也再一次站在前台。(参考:民众证券)根据招股书显示,2015年11月14日,同兴环保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同意增加公司注册资本至5,500万元。本次新增注册资本500万元,其中高新金通以1,746.8万元认购397万股,安年投资以453.2万元认购103万股,增资价格均为每股价格4.4元。

同年,8月28日,高新金通、安年投资与朱庆亚签订《附属协议》,约定了公司上市计划、业绩目标及补偿等对赌条款。

投行君注意到,安年投资成立于2015年5月,曾年生是发起股东之一。

不过,仅仅过了一年,在2016年11月8日,安年投资与曾年生、储节义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将其所持有的同兴环保55万股股份作价242万元转让给储节义,48万股股份作价211.20万元转让给曾年生,储节义也是安年投资的发起股东之一。

至此,安年投资把持有同兴环保的股份一分为二分别转到了两个股东的私人名下,这波操作投行君也有点看不懂。

值得注意的是,曾年生入股以后,还把自己的亲弟弟曾兴生安排进同兴环保担任高管,资料显示,曾兴生于2015年11月至今任同兴环保董事会秘书,2017年6月至今任同兴环保副总经理。

次年4月,解道东、朱庆亚与曾兴生、蒋剑兵分别签订《解除委托持股暨股权转让协议》,解道东以朱庆亚的名义向曾兴生和蒋剑兵各转让35万股同兴环保的股权,合计70万股,转让价格为2元/股。同时,确认解除解道东、朱庆亚于2015年11月4日签订的《委托持股协议》,曾兴生距离财富爆涨仅差一步之遥。

投行君注意到,头一年的11月,公司在增资时价格均为每股价格 4.4 元,此次转让价格明显低于之前的转让价格,涉嫌利益输送行为。

由此看来,曾年生在同兴环保所扮演的角色远不止投资那么简单,仅从这个安排来看,其在同兴环保的话语权极高,很有可能是背后操盘资本运作的关键人物,只是由于身份的特殊,不适合抛头露面,让其亲弟弟代为操盘。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8年,同兴环保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8亿元、3.70亿元和7.08亿元,扣非后净利润分别0.12亿元、0.69亿元和1.28亿元。从营收及利润增长来看,似乎发展的不错,净利润更是三年期间翻了10倍。

不过,公司在业绩在快速增长的同时,现金流有点异常,报告期内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低于净利润,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159.46万元、-3917.51万元和5014.37万元。

此外,公司的存货周转率分别为 1.88 次、2.25 次和 2.37 次,并且存货周转率逐年增长。公司坦言,较大的存货余额可能会影响到公司的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降低资金使用效率,存在存货规模较大的风险。

招股书显示,同兴环保本次欲募集资金8.18亿元,分别用于低温脱硝设备生产基地项目、低温 SCR 脱硝催化剂生产线项目、烟气治理工程技术中心项目、合肥运营中心及信息化建设项目、补充营运资金。

值得注意的是,同兴环保弄了半天,连自己的产品产能利用率、产销率都说不清,只简单一句公司烟气治理设备及服务系非标定制产品,其品种规格存在差异,售价不一,无法合理统计产销率及价格变化,真是奇葩,这些都不说不清楚,但募集资金里的项目却包含了这个项目的建设,不知这是保荐机构的原因,还是公司真的说不清楚,不管是哪方面,这都是令投资者无法接受的。

这好比就是说,我公司产品卖的很好,有多好自己却说不清楚,但我就是要向股民要钱扩大规模,这感觉就是糊弄三岁小孩。

投行君认为,同兴环保急于上市,结果可能会适得其反,加上敏感人物曾年生的介入,监管层可能也会存有一些疑虑,其资本之路注定艰难。

在翻阅招股书的过程中,投行君发现同兴环保还存在诸多问题,后续将继续关注。


原文标题:万福生科造假案被罚人之一曾年生重出江湖 同兴环保IPO能走多远?
原文发布时间:2019-10-27 23:11:34
原文作者:投行财事。






本文关键词:胜景山河
猜你喜欢
推荐文章: